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!
产品分类

product class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地址:广东省中山市
电话:130-9737-8133
微信:130-9737-8133
私人调查

当前位置:中山及时雨侦探 > 私人调查 >

中山市私家侦探:女子衣衫尽褪,眼神迷离

文章来源:admin 更新时间:2022-12-25

中山市私家侦探女子衣衫尽褪,眼神迷离,攀住男子的肩头。若有似无的喘息声,回荡在整个屋子中。突然,走廊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是北疆王收到消息,带人前来捉奸。成亲十八年,北疆王知道王后不爱他。两人之间,不过是因利结合。他是北疆之主,她是大礼的长公主。为了两国和平,她远来和亲。在朝夕相处中,他爱上了王后朱夭夭。可王后,却从来没有对他打开过心扉。听说,王后在母国有个老相好。那是大礼的战神,所向披靡。因为爱,北疆王假装不知道,加倍对王后好,希望自己的诚意,可以打动她。
 可是最后等到的,却是她秽乱后宫的消息。他带着满腔怒火,撞开了寝殿的门。地上衣服散乱,一片狼藉。他心痛难耐,望向床上。两只鸳鸯已经褪去了羽毛,只差最后一步就要成其好事。北疆王怒不可遏,叫太监将光秃秃的二人拉开,走到那中年男子的身侧,对着某个部位就是狠狠一脚。太监眼疾手快,在男子痛苦叫喊出声前,用一块破布堵住了他的嘴。北疆王又来到妻子面前,扯起一边的毯子裹住她的身躯,随后扼住了她的喉咙,厉声问道:“这些年,孤有哪里对不起你?你要做出这样的事,来伤孤的心?”王后眼神依旧迷离,似是中了媚药。

 北疆王意识到这一点,抬手捞起桌上的茶壶。凉水泼到王后的脸上,王后的神志越来越清醒。北疆王一张威严的脸,放大在她的眼前。她看了看自己,又看了看那个陌生的男人,一脸惊恐,软倒在地上。“王上,臣妾是被人陷害的。”她的分辩无力又无助,原本潮红的脸上现出苍白之色。 北疆王哼了一声,道:“来人,伺候王后沐浴。再将这暴徒押入暗室,孤要亲自审问。”无论怎么用刑,男子都一口咬定,他与王后乃是情投意合,且已经不是第一次。至于那药,也是王后心甘情愿服下——为了助兴。
北疆王目眦欲裂,眼前不断地浮现着寝宫里不堪的画面。男子还要火上浇油,说出与王后在一起的“真情”,就连王后臀上的胎记,也说得分毫不差。北疆王快要疯了!他觉得王后的每一寸都脏了,恨得一拳砸在了墙上。“来人,给孤将他立即处死!”他大喊着,眼角涌出了悲怆的泪。“大卸八块,拖出去喂狗!”他叫人去查,查此人的身份。原来是一个巡逻的侍卫,常在王后的寝殿附近巡逻。家中无人,是个孤儿,入宫后一直默默无闻,谁承想是只披着羊皮的恶狼。北疆王的心都要碎了,关起门来咬着拳头哭泣。等到哭完之后,他下了一道旨意——

废后!被宫女“伺候着”洗了足足两个时辰的朱夭夭,一日之间变成了弃后。宫殿外看守的太监站了一圈,任何人都不准进去探望。原本恩宠不断的王后宫殿,彻底成了冷宫。与王后住在一起的嫡长公主宋安笙,被赶出了偏殿。她今年才十六,尚未婚嫁,因不舍与母亲分开,所以没有另居宫殿。北疆王爱屋及乌,极为宠爱这个女儿。女儿想住哪里,便住哪里。但现在,北疆王心中全是恨意,就连看女儿的眼神,也有些变了。昔日捧在手心里的珍宝,真是自己所出吗?

他抓住一个太监,红着眼问:“你看长公主长得像孤多一点,中山市私家侦探还是像王后多一点?”太监瑟瑟发抖,道:“像王上您还未说完,就被北疆王一脚踢开:“孤要听实话!敢骗孤,小心孤杀了你!”太监抖得更加厉害:“像……像王后北疆王咆哮一声,道:“滚!”太监惊魂未定地退下了。北疆王陷入极端的烦躁之中。宋安笙,跟他一点也不像啊!恰好此时有人来报,说嫡长公主来为王后求情,北疆王闻言摔了一个花瓶,目光阴狠:“孤这清净之地,她也配来?”宋安笙站在台阶下,听着太监为难的回禀,感到阵阵的凉意——为何一夜之间,会变成这样?

 贴身宫女朝露安慰她:“世上哪个男子,能忍受自己的妻子与人有私?王后固然是被人陷害,可目前没有证据证明清白,王上在气头上,难免有些冲动。等到他冷静下来,公主再来求情不迟。莫要在这个当口,增添王上的怒气。”宋安笙觉得有理。她的心,在朝露的抚慰下渐渐地安定下来。朝露与她,情分非浅。两人一块儿长大,名为主仆,实为顶顶要好的姐妹。她记得第一次见朝露,是在街市上,当时的朝露只是一个乞儿,却有侠义心肠,为了帮她夺回被人偷走的银子,连命都不要了。后来银子被她的贴身护卫夺回来了,小偷也被扭送到衙门,而朝露,自此就跟了她。

 从七岁到十七岁,朝露伴她度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。她饿了朝露端饭,渴了朝露端水,无趣了朝露会讲故事,生病了朝露不眠不休。朝露不只照顾她,还帮她一起照顾母后。母后略微有个头疼脑热,朝露就侍奉在前。平日里更是变着法儿地做糕饼点心,哄母后高兴。就在母后出事的晨间,朝露还给母后送过甜饼。 只可惜,那样的美味,母后再也吃不到了。宋安笙等了数日,终于等到了父王的召唤。她满怀期待地过去,听到的却是噩梦一般的命令。她的父王,要她嫁人。嫁的,是京城中鼎鼎大名的贺家。

 贺家,以家风严苛出名。贺家家主,是个冥顽不灵的老古董,定下的家规,专治女子既不能在外抛头露面,更不能与男仆说话,一旦违反,轻则鞭打,重则沉塘。宋安笙如遭雷击,不能接受。莫说这贺家公子她不识得,毫无感情,光是那些骇人听闻的家规,以及贺家女眷寻死之数,就叫人不寒而栗。她跪下来,含着眼泪恳求:“父王,我是您的安笙啊。您说过,我是上天赐给您最好的礼物。”是啊。北疆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曾经,他将宋安笙当成掌上明珠。可是现在,所有的美好都被王后那个贱人毁了!

 他一定要找一个严厉的婆家管束宋安笙中山市私家侦探,让她千万不要像她的母亲一样,做出有败门风之事,令皇室蒙羞。面对宋安笙的哭诉,他一点儿心软也无,目光冰冷,说出的话自带锋刃。“成亲后你若谨守妇德、规行矩步,贺家自然不会亏待你。若有半点放浪,那便是你咎由自取!”说罢,命人将宋安笙拖出去。太监的力气很大,宋安笙被拖行得很疼。她根本不敢相信那个冷漠无情的人是最疼爱她的父王,泪珠子一滴一滴掉落在地上。她凄厉地哭喊:“父王,请您开恩!”回答她的,只有宫中的凉风。恰在此时,有太监一路奔跑过来传信。

“王上,大礼的使者到了!”北疆王打起精神,道:“快宣!”大礼,是王后的母国,如今在位的,是王后的亲兄朱宣。大礼位于中原,国力强盛,皇帝又勤民听政,昃食宵衣,其芒,耀如日月。北疆作为一区区附属国,自然不敢怠慢。就连“宋”这个姓氏,都是大礼所赐。北疆王自王座上站起身来,向大礼使者问皇帝陛下安。使者与他客套几句,掏出圣旨。“北疆王听令。”北疆王低着头。“太子承平,今年十八,具逸群之才,品貌无双。朕欲替他求娶贵国嫡长公主,好亲上加亲。特遣使者前来迎接,盼两国情谊长存。”

 这不是商量,而是命北疆王懂。他没有反对的权利。宋安笙的一生,就这样在北疆的书房中,被两国之君,轻易地定下了。宋安笙站在高高的城墙上,看着聘礼被抬入宫来。大礼财力强大,金银绸缎一箱又一箱。为了表示对宋安笙的重视,聘礼中甚至还有改良麦种的配方。以后,北疆的粮食可以大幅增产,是为北疆之幸。而不幸,只属于宋安笙一个人。和亲,比嫁入贺家更为悲惨。她是北疆的儿女,大礼对她来说,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。更重要的是,她不放心母后。她的父王那样偏激,指不定会怎样偷偷地折磨母后。她若走了,母后的日子可怎么熬?

没有人,能在冷宫活过十年。一日日的囚困之下,女子只会如花般凋零。所以,她要想办法,改变命运宫女朝露,出了个主意。“奴婢幼时在民间长大,听过不少奇闻,也见过不少轶事,许多都忘了,有一件却记忆深刻——那是在城中一个偏僻的寺庙里,有高人正在做法,他可以改换人的容貌,就连最亲近之人站在面前也分辨不出。公主若是想好了,奴婢可以出宫去找。到时候寻一宫女替您和亲,您则留在宫中陪伴王后,各需所需,岂非一举两得?”宋安笙心动了。她是至孝之人,为了母后,什么都愿意做,立即叫朝露出宫,尽快寻到高人。

朝露道:“奴婢会尽力而为,但时隔多年,高人不定去了何方,万一找不到,公主也莫泄气。天无绝人之路,一定会有别的法子。” 宋安笙点点头。两日后,朝露带来喜讯,说高人虽云游在外,但高人的弟子就在城中。弟子的换脸绝技,尽得其师真传。她问宋安笙,要不要将那人带进宫来。宋安笙已经许久没有见到母后了,忧心忡忡。也曾想过和亲后去找大礼皇帝,也就是自己那从未谋面的舅舅倾诉,求他帮帮母后。可历朝历代和亲的公主,从未有回去的先例。只要人在北疆,北疆王有的是阳奉阴违的手段。

宋安笙看了镜中自己姣好的容颜,又想起偌大宫殿中母后无依的身影,闭上眼睛,作出决断。年轻的术士就这样混在为公主表演的戏班子中,进入皇宫。换脸的地点,选在宋安笙暂居的宝月宫。朝露说,三天之后就是月圆之日,可提高成功的几率,至于换脸的人选,得让术士物色。她会带着术士四处走走,见到合适的便去相劝。宋安笙答应了,但是留了一个心眼。她想看看,这术士是否真有朝露说的这般厉害当天晚上,她没有熟睡,偷偷起身,欲去戏班子所居地方偷偷地查看。可还未走出寝宫,就听到其中一角发出了奇怪的声音。她蹑手蹑脚地顺着声音的来源去看,见到一对不着寸缕的交颈鸳鸯,疯狂地啃咬着彼此,喘息如浪。

待看清其中一人的脸时,更是惊得瞳孔剧震中山市私家侦探那不就是朝露吗?她目瞪口呆,不知该怎么面对这肮脏的一幕,不小心鞋底踩到树叶,发出轻微的沙沙声。那男子耳力极好,听到后顿时飞扑上前,一只手放在宋安笙的脖子上,想要杀人灭口。朝露及时阻拦:“她就是公主!”男子道:“可今日尚未到月圆之夜,她会说出去的。”朝露捡起衣裳披在身上,神色冷漠得如同换了个人:“那你想个办法,让她乖乖就范。”宋安笙在见到两人苟且的那一刻,就什么都明白了。她瞧着朝露,悲伤地喃喃:“这一切,都是你的诡计么?从陷害母后到骗我换脸,原来都是你一手安排。”

朝露倚在男子身侧笑道:“是啊,可惜你觉悟得太晚了。”男子目光放浪,对着宋安笙上看下看,蓦地,眼里射出一道兴奋的光。“如果,将她变成我的人,为了北疆王室的颜面,她一定会忍辱负重的。”说罢,男子伸出爪子上前。宋安笙没学过武,完全不是对手

返回列表

上一篇:中山侦探调查[婚外情]有真爱_男人有婚外情的体

下一篇:中山侦探:老公外遇的证据怎么查?

地址:广东省中山市电话:130-9737-8133微信:130-9737-8133

Copyright © 2002-2024 中山及时雨私家侦探版权所有网站地图 东莞侦探